短视频会成为旅行社线下门店的救命稻草

0 Comments

在进入本篇正式内容之前,让我们一起来思考以下几个问题?

看到此篇文章并点击进行内容浏览的你,现在是一个什么从业身份?据我猜测,你可能是一个旅游行业从业者,但是很大几率上你不会是一个旅行社线下门店的经营者(或是门店员工)。 你身边有旅行社线下门店从业者的朋友嘛?如果有的话,目前他们在社交媒体中传播什么内容呢?拿我身边的从业者朋友圈分享内容举例,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暂时转行微商、继续分享旅行内容、个人每日动态更新(生活向)。 你有多久没有在线下门店进行过目的地信息咨询或是报名出游(跟团游、半自由行、自由行、票务等)了? 你认为旅游行业的商业模式核心是什么?

去年,“丝路海运”通过发布涉及码头作业、货物中转、多式联运港站的各项保障标准,提供更高质量的港口服务,有力推动“海丝”核心区建设走深走实;全球各大航商也通过积极响应“丝路海运”的“共商、共建、共享”倡议,不断优化航线、船队布局,为世界经济持续发展提供新动能。(完)

在分析短视频内容之前,让我们先思考一下,中国旅游行业在最近20年下发生了几次改变呢?这里我借用一个网友的总结:“IVR语音系统成就了携程艺龙, PC成就了去哪儿途牛,手机成就了美团客路,直播短视频社交媒体将成就目的地玩乐。”

从非门店从业者角度去分析短视频对他们的改变:

1.从平台角度:现在各大平台对于内容创新的权重越来越高,那些自己不产出原创内容只做搬运工的号将会越来越少,或者说平台流量倾斜会越来越低。

以从业经历来讲,我先后任职“天天-旅交会”及“路书”两家公司,近距离接触了几千家线下旅行社门店从业者及旅行社总部负责人,并对国内近几年兴起的定制游领域中的头部企业有较深的了解。 从个人经历来讲,我与朋友曾加盟过传统线下旅行社门店,并在此期间为大学生群体及老年群体提供定制化旅游服务。

记者采访发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直播带货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中小企业复工复产。不少商家选择了直播卖货的方式。

先行靠泊的“丝路海运”命名航线船舶“地中海伊莎贝拉”号执行环球航线,途经新加坡、马来西亚丹戎帕拉帕斯、斯里兰卡科伦坡、阿曼塞拉莱、摩洛哥丹吉尔等“一带一路”沿线重要港口。嵩屿集装箱码头为这艘超级巨轮开启全速作业模式,装载着衣服鞋帽、数码产品、海鲜食品、生活用品等商品的近3000个集装箱将被悉数运往沿线各国。

二、下面,我们聊聊短视频内容的兴起对于门店从业者的影响:

最终专办组依法对包括主犯刘某宇在内的6名被告人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处理,按照法定程序由值班律师全程见证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确保案件办理公正、高效。

2.渠道信息闭环不在:该问题其实也是带来“价格优势不在”的一个补充解释,我一直认为一切的商业模式核心都是来源于“信息的不对等”,而旅行社门店正式在此背景下发展而来的,此前出行人对目的地的认知多数来源于门店,现今可能门店人员对于一个目的地的认知可能不如一个准备充足的出行人更全面,而这类问题背后的原因是来源于大多数门店人员专业知识掌握不足,多数内容来源于供应商出的“复制粘贴”。

直播带货的“特别吸引力”

2.门店从业者对于目的地的选择大多数仅限于供应商的推广或跟随市场大势(比如综艺节目带火的目的地等),对于出行人出行目的地的引导少之又少,恰恰因为这个问题也使得定制游的兴起(对出行人痒点的发掘)。

直播带货,是指通过一些互联网平台,使用直播技术进行近距离商品展示、咨询答复、导购的新型服务方式,或由店铺自己开设直播间,或由职业主播集合进行推介。2019年以来,各大电商平台纷纷推出直播带货模式。足不出户在直播平台上边看直播边下单,成为许多消费者的新选择。

3.目的地相关:我们从上图的榜单可以看到排名第4位的“租租车APP”作为一个以境外租车起家的公司,自然少不了对目的地的深耕,从而通过短视频网站不仅可以通过素材的分发进行品牌宣传更可以通过平台日趋成熟的电商系统引导用户及时下单。所以,正如我开头引用网友的那句话中的一个结论「短视频带到目的地」,我们更可以得出短视频在带动目的地后,必然会助力深耕于目的地碎片化服务的公司得到更多直接产生收益的有效用户。

1.价格优势不在:目的地信息透明化是必然的发展结果,出行人对目的地的了解不仅仅限于地理位置等基础属性的了解,更可以通过线上对目的地POI有全方位了解,其中便包含了直观的价格及相对客观的评价,导致门店加价空间减少。而且门店之间人为的价格竞争会导致利润空间进一步缩水。

北京市民赵女士则表示,之所以在直播间购物,最重要的因素是价格。她接触直播带货已有半年多,发现一些直播间展示的商品价格经常能够达到全网最低。

我认为无论是快手&抖音亦或是最近被分析最多的微信视频号,都遵循下图的逻辑(取材于《被看见的力量》并加以修改):

2.对于目的地的选择不能贪广而需要进行深挖或是专精于一个目的地(为了配合短视频中个人调性及促进引流用户的直接下单)。

由于白天要照顾小孩,余小君观看直播的时间基本锁定在晚上9时至零时之间。通常,她会选几个自己最喜欢看的主播置顶,然后在直播间中不断切换,挑选心仪商品。

1.从拓客方面主要依赖的还是从业者个人,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从业者在疫情期间转行成为了微商,究其原因大概率是因为每一位从业者手中有着数量可观的“私欲流量”(暂不提流量质量高低)。

一、让我们来洞悉线下门店模式的优劣势:

经审查,以刘某宇、肖某兵为首的贩毒团伙,7次在境外购买冰毒、海洛因等380余公斤,雇用14名被告人驾驶车辆选择行走山路、小路方式,逃避公安检查站点,将毒品从云南运输至江西、湖南等地并至哈尔滨进行贩卖牟利,侦查机关当场扣缴冰毒222公斤、海洛因10公斤、冰毒片剂30克。

据了解,全球能容纳“地中海伊莎贝拉”号、“地中海米娅”号这类庞然大物的港口屈指可数。全球第14大港——厦门港作为“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天然深水良港,主航道水深达16.0米,拥有超大型集装箱深水泊位5个,外加先进的码头设施、突出的航道管理水平、优越的营商环境等,这些要素令厦门港获得全球众多超级货轮的青睐。

上图所示,是一个对旅游行业从业者非常熟悉的业内资源流转模式,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门店是作为承接出行人需求的第一生态位,同时门店也是旅游资源流转的最后一位,这样导致的优劣势会有以下几点:

2.领队(导游):他们作为旅游业最为一线的服务人员来讲,与出行人的接触在出团期间最为亲密而且对目的地相关素材的积累也是更为直接,并且作为“张口吃饭”的特定工种是有着作为一个良好内容输出者的必备条件。无疑短视频将会带火一批领队(导游),无论他们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传统意义上来讲,旅行社门店从业者承担出行人在“出团前、团中、回团后、复购”这整套旅游商业闭环的所有节点维护。如果你对“增长黑客”有所了解的话,是不是会发现门店人员的工作内容符合“海盗模型AARRR”(下图)。

业内人士指出,以往中小企业需要通过各级经销商将产品逐级批发到专卖店终端,而现在通过线上渠道,企业、工厂、批发市场商户都可以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获得订单,缓解现金流的压力,这对中小企业,尤其是食品、服装、家纺等行业的中小企业复工复产具有积极意义。

最后,是我想说的一个结论:如果作为旅行社门店从业者,不能借短视频之势而焕发新机,那么短视频的兴起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1.能够输出符合自己调性的短视频内容(与旅游有无直接关系皆可)。

助力中小企业复工复产

门店从业者的原有优势(价格、目的地信息等)已经在互联网的普及下逐渐丧失。 旅游业产业链的上下游不在是单线链接,每一个节点都可以借助互联网直达出行人。 对于出行人来讲,旅游可能是一个低频且非刚需的需求,但对于从业者来说旅游是赖以生存的根本,自然是高频且刚需的,为了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业内玩家的招式更会不断创新。

“通过直播,可以更直观地了解产品的样式、用途和使用方式。而且,很多主播挺敢说真话的,产品的优点他会介绍,不好的地方也会指出来。”赵女士说。

下面来说一说,为什么是我来写这篇文章?

“以前我给孩子买童装都是去实体店,现在有了这些直播平台,可选的商品种类丰富,物美价廉又方便,实体店对我的吸引力降低了。”余小君说。

“在直播过程中,主播会不时为直播间的网友提供专属优惠券,遇到下单需要秒杀的时候,那叫一个紧张刺激啊!”余小君说,对于自己和许多朋友来说,直播带货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

如果门店从业者想要从短视频这个大势所趋的流量入口中夺得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必然要想理清以下几点:

3.与出行人在回团后的交流很少,缺少可持续的维护手段,除去朋友圈内容之外无法达到有效的信息触达。

3.短视频中当前所属旅行社及相关资质的露出需谨慎(合法合规及考虑更换加盟品牌等问题)。

2.从价格优势来分析,门店出售的旅游商品从商品本质来讲和OTA上的差别不会太大,毕竟目的地服务的商家会有大部分的重叠,而门店依托于总社进行“B2B交易”确实会有一定的价格优势(前提是门店能够让利多少,不乏杀熟等情况存在),而类似前几年的低价团、0元出行等旅游事故也多数是门店从业者不当操作导致的(背后是高利润及受众出行人本身的问题)。

短视频的兴起,是可以有效的解决这几种问题,但是从公众号应用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作为门店从业者来讲,暂时没有足够的能力支撑起入局短视频领域,而我们也可以从各大短视频网站对外披露的旅行类主播数据排名来看,暂时也无任何一个门店相关号能够跻身排名中,而从统计数据显示的前十位排名中,我们也可以很清楚的了解这些号大部分都是针对于目的地的介绍从而赢得观众的喜爱,而门店从业者恰恰是没有办法及时获得目的地信息的: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显示,2019年天猫“双11”期间,淘宝直播带来的成交额接近200亿元,超过10个直播间引导成交过亿元。

目前来看,随着线上渠道的发展以及出行人本身属性的变化,线下门店面临着以下几个方面的困境:

此案移送审查起诉时,正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时期。在不直接与被告人接触的情况下,为保障其认罪认罚从宽的法律权益,哈尔滨市检察院第二检察部积极与看守所协调,采取无接触式视频讯问16名被告人,其中5人在承办检察官释明制度规定后表示自愿认罪。

“直播带货方式的兴起,是以畅通的网络、快捷的支付以及飞速的物流发展为依托,加上直播本身具有互动感,众多网友的集体参与也带来了从众心理的产生,价格优势、主播个人魅力等往往也成为直播带货的亮点。”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直播带货火热背后的商业逻辑,其实是传统电商向社交电商的转化。信息的传递方式,越来越多地从图文转向视频。同时,消费者的购物习惯正从传统货架式的搜索、比价,转变为熟人、意见领袖推介的社交电商购买方式。在“人、货、场”的载体中,以往“货”是第一位的,现在“人”更加突出。

随后,其姐妹船“地中海米娅”号也在全港多部门协同保障下无缝接泊。

从短视频平台对于内容把控的方面来分析:

疫情期间,快手、抖音、淘宝直播等平台都发布了相关帮扶措施,帮助个人以及企业尽快实现复工复产。

1.门店从业者更多的是进行客人的招揽以及旅游信息的分发,该动作从线下拉人头到微信聊天有着明显的天花板,个人辐射范围有限,而二次传播的损耗同样客观,导致大多数门店的年GMV大致为50-80W间,少数可以破百万,而向电视中宣传的年GMV超千万的更是凤毛麟角。

2.从内容角度:门店从业者如果自身没有较好且符合自身的内容,只能照搬在朋友圈里从供应商或同行间复制转发的内容发布到短视频平台上,结果肯定是不行的。

家住湖北宜昌的余小君(化名)是一名90后“宝妈”。利用闲暇时间在直播间“买买买”,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我主要买些日常生活吃、穿、用的东西,尤其是童装。”她告诉记者。

近期,一场“谢谢你为湖北拼单”的公益直播活动,在相关直播平台火热进行。直播间内,主播们各显身手推介荆楚味道。热干面、周黑鸭等产品多次补货,却依然“秒光”。据统计,头两场直播就为湖北带货超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