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日增7万例“疫”乱美国是谁之过

0 Comments

中新网7月19日电 近日,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曲线增幅惊人,近十日以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保持在六万例的高位,并且纪录一破再破,15日、16日、17日更是连续三天单日新增超过7万例。

回顾美国的疫情发展曲线,不难发现,美国自1月下旬报告首个新冠确诊病例至确诊达到100万例耗时99天;从100万例增至200万例耗时43天;而从200万例增至300万例仅耗时28天。确诊病例指数级的增长数据使之前单方面宣布“疫情得到控制”的特朗普政府遭遇“实锤”打击。

奎斯特诊疗公司回应,导致检测结果积压的“技术问题”目前已解决,强调已为佛州开展大约140万次检测。“我们对与州卫生局合作、提供满足病患诊疗和公共卫生响应所需检测持开放态度。”

数百万人遭遇疫病,十几万人付出生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美国,为何在与新冠肺炎的斗争中节节败退,战疫6个月后仍濒临失控?

当竞选考量凌驾于公共利益之上,当经济重启优先于公共安全,疫情在美国的失控绝非偶然。(完)

尽管随后又有新型检测工具上市、减轻了商业实验室负担,美国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和蒂娜·史密斯仍担忧,美国几家大型商业实验室可能在流感季来临时遭遇流感和新冠的“双重夹击”,再次导致其“难以及时检测并发送结果”。

抗疫数月濒临失控是谁之过?

对抗新冠病毒,理应是一场由科学主导的防疫战争,但是“科学”在美国的抗疫过程中却被前所未有地削弱。迫于就业和竞选的压力,美国一些政客不顾疫情依然严峻,未遵循相关防控措施,仓促推进复工复产复课,如此反科学的做法,势必导致疫情猛烈的扩散。对此,美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讽刺道:“美国的公共卫生专家面临两大敌人:新冠肺炎以及试图破坏疾控中心的政治领导人。”

身处疫情“风暴眼”担忧几何?

佛州卫生局说,奎斯特诊疗公司的做法“不可接受”,更多缘于“数据处理问题”、而非企业所声称的“技术问题”。因为该公司向全部检测呈阳性的人通报了结果,却没有知会州政府。

梳理发现,美国联邦政府思想上缺乏重视、行动上“不给力”,还一再出于政治目的,恶意“甩锅”,推卸责任,这些因素叠加,令美国疫情难有转机。

佛州卫生局说,如果排除这部分积压检测结果,佛州截至8月31日的阳性检出率大约为5.9%;计入积压检测结果,阳性检出率将跃升至6.8%。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报道,州长办公室直到8月31日才发现大量新冠病毒检测结果遭积压。德桑蒂斯1日发表声明说:“相信奎斯特诊疗公司已放弃在佛州推行受民众信赖检测的能力。”

《纽约时报》援引15日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报道称,62%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是损害而不是帮助”抗疫努力。面对濒临失控的疫情,不力的抗疫政策,在新冠席卷美国数月之后,生活在危机暴风眼中的中国留学生们难抑担忧。

德国经济学家桑德拉·纳薇蒂日前接受采访时指出,特朗普需要为美国此次新冠危机负全部责任。面对疫情的肆虐以及外界的质疑,特朗普悉数见招拆招,靠花式“甩锅”予以应对。从“甩锅”中国、世卫组织,再到“甩锅”民主党、美国媒体、各州州长、奥巴马政府,以至于最近又开始“甩锅”福奇。然而,无论再怎样拼命“甩锅”,也未能扭转美国成为疫情中心的局面,反而使情况日益糟糕。诚如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评论,特朗普政府试图转移指责使得遏制新冠传播变得更加困难。

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报道,美国各地病毒检测实验室今年初夏时都遭遇检测速度赶不上病例增加速度的窘境,当时检测点曾排起长队,部分人等了一周多才拿到结果。

当地时间7月16日,美国纽约曼哈顿,一家餐厅的工作人员在布置户外就餐区。因防疫需要,纽约市原本应在第三阶段开放的餐饮业室内就餐仍处于暂停状态,政府鼓励餐厅申请设置户外就餐区。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在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之后,特朗普政府仍执意称之为“流感”,未及时实施防控措施,且对民众缺乏基本的防疫指导。有美国“抗疫队长”之称的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直言,美国未能在疫情初期采取封锁措施控制病毒传播,导致了病例激增。美国媒体也纷纷批评特朗普政府近6个月来在控制新冠病毒方面几乎没有取得进展。

来自武汉大学的潘同学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历了“疫”样的“交换生”学习生活。受疫情影响,其所在的学校大部分课程采用远程线上方式进行。“错失了更多的跟教授和同学面对面交流以及参加学校活动的机会”,谈及于此,她难掩遗憾。体会过疫情伊始的紧张、恐慌,经历过超市货架被抢空到供货逐渐充足的过程,面对疫情的持续肆虐,潘同学变得更加冷静和从容。“戴口罩跑步,商场、餐厅执行口罩强制令”,在她看来,多数加州民众还是严格执行了防疫措施,但是面对美国失控的疫情形势,周围师生对联邦政府抗疫政策的不满和惋惜也不绝于耳:“美国正在破坏自己的国际声望,正在逐渐丧失国际领导力。”

近7.5万份新冠检测中,大部分为两周前所做,但最早可回溯至今年4月。

在芝加哥留学的高同学直言,“在经历了美国长时间日增两万个确诊病例的日子,对新冠肺炎日增七万例的数据已经麻木了。”居住在芝加哥“小富人区”Oakpark的他甚至觉得新冠肺炎对人们生活的影响还没有“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示威游行严重。尽管有“居家令”、“餐厅不允许堂食”等防疫规定,但习惯自由的人们仍然热衷于户外跑步、戴口罩遛狗、BBQ烧烤等社交活动。作为留学生,他目前最关心的是希望学业、学位认证、毕业后的实习申请等不要受到疫情影响,否则大家“冒着生命危险,换一个不被承认的学位就太得不偿失了。”

佛州紧急措施署发言人贾森·梅森说,奎斯特诊疗公司先前只在州政府运营的检测点做“有限数量”检测,今后将无法使用州检测点。州政府今后将转靠其他病毒检测实验室。